玉牌
分享

晚妝—劃時代的女性之美

尺寸:

 
19世紀末,因著列強欺壓與舊朝的腐敗,黎民百姓逐漸對於倡導人民權利與平權的概念有迫切的渴望。民國後,伴隨著五四運動與婦女解放思潮的脈動,在開放的大都市,時時可見穿著入時的人們花枝招展的行過市街,其中,尤以上海為最有摩登風氣之地。
 
1931年3月,《玲瓏》雜誌創刊,其宗旨為「增進婦女優美生活,提倡社會高尚娛樂」。雜誌所呈現的現代女性無論在其外貌、在其內心情愛世界、在其學識知識涉獵等等將現代女性形象由內而外由外而內的重塑,可以說是替新女性時代劃出一道閃亮的鋒芒。
 
《晚妝》玉雕家運用不同高低深淺的浮雕方式,將玉牌正面保留原皮的部分作高浮雕為門棚質感。門楣邊上工整規矩復刻出民初洋派風格的方磚以及玻璃窗。右側牆上則是一簇簇的花葉,點綴而下,一個畫面間彷彿可見滿牆碧綠,在初夏晚風輕撫後搖曳生姿。
 
華燈初上時分,華麗又氣派的門扉輕啓,一女士推開卷草紋飾的大門。她衣飾線條柔美俐落,提包款式合宜,而披肩長裙與合腳的跟鞋,透露出這位女士對衣著品味之講究與高雅。她欲踏階而下,在向晚時分出門,參與一場夏夜宴。
 
玉牌背面琢以楷書字句:「長夏幽居景不容 花開方砌翠成叢 窗南高臥追涼際 時有微香逗尾風」,描述夏日方晚,美景當前,吹風乘涼,賞花芬芳。
 
玉牌有如一塊空白的畫布,將該時空環境的畫面,切片保留在白玉上,一塊玉牌,就是一個故事,切分成型的畫面,完整地呈現30年代,那傳統與現代揉和,重新詮釋出女性之美與力,開拓了我國女性自主自決之新的里程碑。
 
許多有名的女性作家,在當時代紛紛出世,諸如寫透社會革命思想的丁玲、寫活了大時代戀與愁的張愛玲等人,一如《晚妝》仕女牌所展現的女子,那般充滿生命的張力與美,貫徹著自身獨立精神的活著,並且久世留芳。